手机pc蛋蛋下载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10

X
您正在瀏覽:首頁 > 反邪斗士

科普專家郭正誼:與邪魔外道斗 其樂無窮

時間:2019-02-27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李唐(整編)

  編者按 

  作為最早覺察并揭露“法輪功”罪行的科技界人士之一,郭正誼被“法輪功”媒體冠以“兇神惡煞”之名。1999年4月,他與任繼愈、何祚庥、杜繼文、李申、段啟明等五位知名學者共同起草了關于“法輪功”邪教本質的揭發材料,并及時呈送中央。隨后,郭正誼和其它六位專家組成“法輪功”類圖書審讀小組,全面系統地對李洪志的書籍和有關“法輪功”資料進行審讀,并作出深入的分析和批判。后在此基礎上編寫了《現代謊言——李洪志歪理邪說評析》。 

  那么,他是怎樣走上科普之路的呢?他和“法輪功”等邪教組織之間又有哪些精彩的斗爭故事呢?

  兒時的一本書、一件事,往往會影響一個人一生的愛好與前途。《白紙黑字》就是郭正誼小時候最喜愛的一本書。另一本書是父執輩送他的《法布爾科學故事》。 

  這兩本書,都是世界科普名著。它們的譯者董純才先生,彼時正與陶行知先生一起搞“科學下嫁運動”,也就是科學普及運動:請科學走出象牙之塔。而介紹國外優秀科普作品,就是這個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些,都對郭正誼后來走上科普之路產生了深遠影響。 

  與科普結下不解之緣 

葉至善先生位于東四八條家中相聚

(座者葉至善,站立者從左至右依次為陳祖甲、郭正誼、趙之、陶世龍) 

  談起郭老的科普活動生涯,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中學階段。 

  新中國成立初期,科學氣氛很濃厚,群眾學習科學的熱情也很高。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備有天文望遠鏡給群眾免費觀看星星月亮,人民科學館還經常組織專家學者為大眾做科普報告。郭正誼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自發組織了“愛因斯坦小組”,周末干勁十足地跑到清華一些老先生家中去問三問四。老教授們耐心的接待,更是鼓舞了這幫小家伙的科學熱情。 

  1951年,郭正誼順利地考上清華大學化學系。也許是因為反哺的思想,郭正誼總認為,應該把學到的科學知識再傳播出去。所以,從大學開始,他一直就把科普當作應盡的第二職責。 

  在清華,郭正誼首先是加入了“清華天文學習會”,在著名天文學家戴文賽先生的指導下,學習研討天體物理學及天體的起源和演化問題,也學習了科普的手段和方法。1952年,郭正誼還和一些天文愛好者發起成立了“北京大眾天文社”,這是一個以中學生為主體的天文愛好者團體,郭正誼作為北京大眾天文社的秘書,帶領社團搞了不少活動。 

  1956年,郭正誼開始給《科學大眾》、《中國少年報》寫稿,為《科學小報》當顧問,從此開始了他的科普創作生涯。至今回憶起來,郭老覺得這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雖然還是個學生,干起事情來卻很得心應手,因為方方面面都大開綠燈非常支持。  

  走上專職科普之路

  1981年,郭正誼由北大化學系調到新成立的中國科普研究所任副所長,開始專職從事科普研究工作。也是在這時候,郭正誼才認識到科普工作的不易。“教書是懂七分講三分,搞科普是一桶水才能給人一杯水。”  

  在當時的中國社會,破除封建迷信是當務之急。但郭正誼在從事科普工作的過程中,深刻地感受到來自兩方面的困難。 

  一方面是當時有一種論點說:科普也要直接為經濟建設服務,于是初級的技術推廣,如養雞、種蘑菇竟成為科普的主要工作,甚至還說首先是致富,富了自然就不會迷信了。郭正誼說,事實上,正是在這種指導思想下,輕視了精神文明建設這一重要陣地。 

  另一方面,80年代初,中國封建迷信又開始抬頭,而且還以一種偽科學的面目出現,即“科學”去解釋鬼神,與科普爭奪陣地。而國外輸入的占星術和所謂的外星人(即變形的新上帝)給地球帶來了文明,也打著“科普”的旗號流傳甚廣;更有甚者是一批江湖騙子,打出了“特異功能”的招牌四處招搖撞騙。 

  郭正誼在文章中寫道,這就是80年代科普的現實。雖然經過多次的社會調察、揭露和大聲疾呼,然而封建迷信勢力是從農村包圍城市,勢不可當,并發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感慨。 

  與邪魔外道的斗爭

忘年之交的反偽科學“四大惡人”(從左往右:司馬南、于光遠、何祚庥、郭正誼)

  而這些邪魔外道,也從不放過各種攻擊的機會。1982年,郭正誼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了“兀之謎”,揭露大金字塔之謎真相,立即收到一批罵人的“讀者來信”;1990年,郭正誼接受《北京晚報》采訪,揭露張香玉的“宇宙語”是胡說八道,結果也是收到一麻袋謾罵的“讀者來信”…… 

  1990年8月10日,郭正誼組織召開了揭露偽氣功的新聞發布會,同時編輯了《氣功與偽氣功》一書。在中國,這是第一次向偽科學、偽氣功公開挑戰。不出意外,在這之后,郭正誼的家中匿名電話不斷,匿名信也來了不少。那些“氣功師”們說要集體發功,使郭正誼全家“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但面對這些詛咒,郭正誼并不在意:“這么多年都過去了,我們全家還是過得好好的,而且越來越好。”他還在文章中寫道:當時,有人勸我,說你看王海打假,名利雙收,而你反偽,什么也得不到,而且越反越多,碰上黑社會說不準還把命搭上!還有人不無諷刺地說準備給我發一個“螳臂擋車獎”…… 

  但郭正誼說,自己既然是專業搞科普的,要求真就得反偽,這是一種社會職責。他甚至自嘲道,“我這就叫做‘自尋煩惱、自討苦吃、自得其樂’。” 

  1994年,中共中央辦公廳發文禁止各級領導干部搞封建迷信和提出加強科普工作,郭正誼和他的同道受到了極大鼓舞。郭正誼決心和偽科學斗爭到底,不能眼睜睜看著偽科學鬧騰。 

  “居然還把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都拖下了水?!”這是郭正誼心口的痛。此后,他克服重重阻力,從打“邱氏鼠藥案”官司、揭露“水變油”騙局開始、再揭社會上招搖撞騙的“大師”直到與“法輪功”邪教的斗爭,越干勁頭越足。他自己甚至說,“真是與邪魔外道斗,其樂無窮!” 

  2012年10月21日,郭正誼去世,享年79歲。

《氣功與偽氣功:兼揭露張香玉的巫術》

關于我們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130844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手机pc蛋蛋下载 河南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深圳福彩22选1玩法 88论坛3组三中三 江苏11选五体彩开奖 97彩票app能赚钱吗 新浪爱彩胜负彩旧版 网上银行app 篮球彩票怎么算大小分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分分快三下载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