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pc蛋蛋下载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10

X
您正在瀏覽:首頁 > 反邪斗士

何祚庥:從反偽科學到反“法輪功”

時間:2018-06-07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李芬

    何祚庥,1927年生于上海,中科院院士,理論物理學家,中國原子彈的設計人之一,又是氫彈理論的開拓者,為中國國防建設做出過重要貢獻。他還是我國著名的哲學家、自然辯證法專家。1999年4月,何祚庥在天津師范大學《青少年科技博覽》發了一篇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從此開始走上積極揭露和反對邪教“法輪功”的道路。 

  從反偽科學到反“法輪功”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黑龍江哈爾濱人王洪成編了一套“水變油”的把戲,并玩了十余年,玩到舉國皆知,何老于1993年撰寫了批評“水變油”的稿子反偽科學。此外,何老還曾懟過張寶勝、嚴新,于是那些搞偽科學的人將其與于光遠、郭正誼、司馬南并稱“四大惡人”。 

  1996年11月26日,何老在一個書攤上,看到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書,是李洪志寫的《轉法輪》。拿回家一看,它不是宣傳佛教的書,而是利用佛教、貶低佛教,宣傳自己封建迷信學說的一本書。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法輪功”。 

  促使何老開始批評“法輪功”的,是發生在他身邊的一件事,他所在的中科院理論物理所一名研究生練“法輪功”練出精神病。 

     從1998年4月到1999年4月,“法輪功”組織對《齊魯晚報》、《健康文摘》、《重慶日報》、《河北政法報》等多家新聞單位進行了圍攻,“法輪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偏偏何祚庥不信邪,就是在這樣背景下,仍揭露了“法輪功”危害他人身體的真實情況。 

  當時,北京電視臺采訪過何祚庥,何老說了一句話,練“法輪功”有些人練出點問題。因此“法輪功”就去包圍北京電視臺,要求北京電視臺賠禮道歉,何祚庥覺得這個“法輪功”太過分了。 

  等到天津師范大學雜志向何祚庥約稿,他就寫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他認為,練氣功練的不好會出事兒,運動量小。青少年還是該跳跳蹦蹦,打球、踢足球、賽跑,老頭、老太太可以練氣功。何老講,氣功練得不好會出現嚴重事故,會練出精神病出來。 

  在文章中,何老例舉了中科院理論物理所研究生練“法輪功”練出精神病這個例子,講述了事件的整個過程:研究所黨委書記連夜把這個學生送醫院搶救,為了幫助他,把他父母都請來,給他做非常細致的工作;父母回去后,這個研究生二次又練“法輪功”,再度走火入魔,又二次送他去搶救。 

  結果“法輪功”就不依不饒了,圍困天津師范大學,要求這個雜志賠禮道歉。何老鼓勵雜志社“頂住”,因為“法輪功”沒道理,報道的都是真實的事情,患病那個學生還在理論物理研究所。 

  用科普演講普及反“法輪功”知識 

  何老發現,“法輪功”這個時候表現出了非常強的組織性及其明確的目的性,和他一直致力于揭露的那些裝神弄鬼一般的偽氣功完全不同,加上它的蠱惑、信徒的愚昧,對社會的危害巨大。他于是在七十多歲高齡,投入了對“法輪功”的深入了解和揭批工作中。 

  那時候有群眾向何老反映,先后有九起“法輪功”習練者練功后走火入魔,以為自己的“元神”出竅,能夠騰云駕霧了,于是想要跳樓展示“神通”,導致八死一傷。何老于是加快了反對“法輪功”、揭露其真相的步伐,一有機會就揭露批評他們。 

  1999年以來,何老深入全國各地、各大國家機關部委為各界群眾普及反對邪教偽科學的知識。僅2001年4月,74歲高齡的何老在廣州中山紀念堂專門為廣州各界3000余人作“崇尚科學,反對邪教”的科普演講,同時還前往珠海、佛山等地巡回作科普報告。 

  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后,看到李洪志的黑手伸向了兩位年輕的姑娘,一位是12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另一位是19歲的少女陳果,何老心情非常沉重,于是再次撰寫了《再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呼吁社會繼續關注這個問題,重申“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當然更不贊成青少年去練‘法輪功’”,希望教育部門、共青團組織、家長同志們能夠高度重視這樣一個社會問題,不要讓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們的青少年! 

  如何鑒別偽氣功和偽科學? 

  作為一名科學家,何老用簡單的方法告訴民眾如何鑒別偽氣功和偽科學。他表示,由于涉及如何理解科學精神和科學方法等一系列問題,對于判定偽氣功偽科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凡是那些號稱自己控制地球爆炸時間,宣稱能夠解決任何問題的人,一定是騙子,像“法輪功”聲稱“一人練功,全家受益”,“我發功,你健康”,吹噓“外氣”等等,這都是吹牛。凡是吹牛,吹特大牛的人,都是騙子或大騙子。 

  何老表示,新的“有神論”有一個特點,就是用現代科學名詞和術語包裝起一個“活著的神”。不像傳統宗教所供奉的是死了的神,只有根據他說的話,寫的書,自己解釋領會其意思。這個“活著的神”能根據不同情況,發布新的指示和新的指令,組織新活動,挑動新事端,對社會安定的破壞性更大,欺騙性更強。新有神論還鼓吹“靈魂不滅定律”、“元神不滅定律”,這是捏造科學!

  于是,李洪志對何老特別痛恨,將他列入第一批所謂的“惡人榜”。在這“四大惡人”榜中,除了何老,還有有郭正誼、于光遠及司馬南。“法輪功”組織人員到何老的家里威脅,要與他辯論,但這些并沒有嚇倒何老,何老夫婦隔著家里的防盜門與“法輪功”信徒辯論,直到他們灰溜溜逃走。 

  2016年5月,原北京大學法輪功輔導站輔導員、當年在“法輪功”組織精神控制下到何老家里進行威脅的李還已經七十歲,通過媒體向何老表示道歉!

  耄耋老人,初心不改 

  今年,何老已經九十高齡,這個曾被“法輪功”評為“四大惡人”之首,并稱“早已癱瘓在家,不能走路了”的何老先生,精神矍鑠,神采奕奕,標志性的發型“倔強”地立著,每天只要沒有特殊安排,就堅持去辦公室做研究。 

  2017年春節,他通過視頻回顧了當年與“法輪功”的斗爭經過,并強調,“養生要講究科學,辦事要講究科學。我們國家正在快速發展,做很多的事情要講科學。講科學我認為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 

1999年4月

  解放前,我也曾經讀過還珠樓主所著《蜀山劍俠傳》、《青城十九俠》等宣傳“成仙得道”故事的小說。當時在報紙上,也屢屢有某些青少年迷上這些小說,而上山修道,最后發現是騙局的報道。

  《蜀山劍俠傳》、《青城十九俠》里所講的故事是很有趣的,主旨當然是“勸善懲惡”。不過,書里所講的神功異能卻是假的,是還珠樓主編造出來的。但是,這幾年來,確有一些宣傳氣功的書刊,大講特講什么靈魂轉世,什么元神出竅等等神功異能,而且還大講特講修煉了什么什么功法,就可以得道而成為“地仙”“天仙”等等。有一篇關于“法輪功”的宣傳材料,就說有某工程師煉“法輪功”,元神出竅了,可以鉆到煉鋼爐里,親眼看到煉鋼爐的原子分子的種種化學變化,因而獲得什么創造發明獎的故事。《西游記》里說,孫悟空曾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里,煉了七七四十九天,煉成了一副火眼金睛;那位工程師元神可以自由山入煉鋼爐,而煉鋼爐里溫度比太上老君的炭爐里的溫度要高出幾百度,鉆進去,可能嗎? 

  總之,這里要奉勸一句,切勿相信這些騙人的鬼話。 

  現在在中國大地上,有不少老年人在那里煉各種氣功,追健康長壽,這,我們從來沒有反對過。但是,我們反對在青少年里推廣氣功,普及氣功。 

  第一,青少年正處在長身體、長智慧的時期,還是多跑跑跳跳,多參加點體育活動為好,因為“生命就在于運動”。氣功的煉法雖然有多種多樣的變化,但最重要的是“調心”,或稱為“調神”,也就是停止一切思維活動。學老和尚“打坐”,一坐就是五六個小時,對少年兒童來說,這未必對身體有益,首先是時間就賠不起! 

  第二,煉氣功,有自覺身體有益的事例,但是,同樣也有不少煉氣功而“走火入魔”的事例。精神病院里就收有不少煉氣功而產生的精神病患者。重要的問題是,煉氣功會導致走火入魔的原因,至今并沒有搞清楚,而一旦在青少年中造成大量精神病患者,那可是影響青少年一輩子的大事! 

  我們理論物理研究所是中國科學院里一個小所,一共才有50人。但十幾年來,已先后有兩起由于煉功導致精神病而中斷學習的事例。最近的—起事例,是我們所有一位同學因煉“法輪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說話”,最后只好將他送精神病院搶救。這位同學病愈出院后,又煉“法轉功”,導致病情復發,再度送到精神病院,還直說,“李洪志老師還在不斷地關注著我”(李洪志是“法輪功”的頭頭)。 

  自從我反對偽氣功以來,先后接到9起各種形式的報告,說他們的親友們因煉氣功而跳樓自殺,結果是8死1傷。一開始我還有點奇怪,為什么煉氣功會跳樓自殺?后來,據了解內情者告訴找,一些傳功師說,煉了我的氣功會辟谷長功、呼風喚雨,元種出竅,還能騰云駕霧。為追求騰云駕霧的效果,就會從陽臺上跳下去。有8人從四五層樓上跳下去,有1人從二層樓跳下去,所以是8死1傷!但那位傷者仍不覺悟,說,“這是我功法不到”可謂愚昧之至! 

  歷史上有不少皇帝追求種種長生術,但是歷史上的皇帝大多是“短命死矣”。真正活得較長是兩位,一是清朝的乾隆,另一位是宋高宗,但也均只活到80多歲! 

  歷史上還有許多皇帝相信神功救國,都遭到可恥的失敗。清朝末年的慈禧太后,由于端王給她看了一些義和團的“刀槍不入”的表演,于是說“天降神人,相助大清”。但結果這些“刀槍不入”的神功異能人,并抵擋不住西方的洋槍大炮。然而悲哀的是,一些人卻在那里大肆鼓吹這種特異功能是“科學的革命,革命的科學”,根本無視于歷史上的“神功誤國”的教訓! 

  在中國歷史上,清朝曾有一位著名的哲學家戴震,抨擊朱理學,是“以理殺人”。現在那些偽氣功的宣傳者,神功異能的鼓吹者,其毒害青少年的程度,比起“以理殺人”,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    

2001年2月

  看到天安門廣場的自焚事件,所有的人心情都非常沉重,因為李洪志的黑手伸向了兩位年輕的姑娘,一位是12歲的小女孩,一位是19歲的少女。我們對青少年一代的教育必須抓緊,必須抓緊。     

  我過去寫過一篇文章叫《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我覺得現在還要重申這篇文章,不僅是“法輪功”,包括所有的氣功。練氣功對青少年是非常不合適的,因為,青少年正處在長知識、長身體的階段,需要吸收各方面的知識,所以,絕不是信息接受的越少越好,而是接受的越多越好。氣功要求人們閉目調心,這樣的要求也許對老年朋友有好處,而對于青少年我認為完全不是這樣了。 

  如果認為接受信息越少越好的話,那么,就是聾啞人或者盲人最好,因為他們對外界的信息接觸得最少。從這種意義上講,我認為這種認識是很荒唐的。青少年朋友們,你們正處在長知識、長身體的時候,你們需要的是學習各種知識,需要跑、需要跳、需要游泳、需要打乒乓球、需要踢足球。 

  現在的氣功師傳功,把氣功的作用夸大得非常厲害,渲染得非常神秘,對人們是一種誤導。自從我反對偽氣功以來,有一些氣功界的人士批評我不懂氣功,完全胡說八道等。其實,我在年輕的時候,就接觸過氣功。那時,我們在搞核武器攻關,領導照顧我們身體健康,專門給我們請了一些氣功大師傳功。比如說,有一位叫秦重三的氣功師,他給我們說:“練我的氣功,一天至少得練6個小時,如果不練6個小時,就沒有什么作用。”那時,他說話還是比較謹慎的。當時,我們在搞核武器攻關,那怎么行?工作緊張得很,每天哪有6個小時來練氣功?我們跟他商量,練他的氣功,能不能時間減少一點。他想了半天,又更加謹慎地說:“我看至少也得2個小時,否則,基本上沒有什么作用。”因為練他的氣功,需要的時間過長,后來很多人就不學了。我覺得,這位氣功師的說法是比較實事求是的。 

  現在的一些氣功師把氣功的效用說得天花亂墜,這是一種對氣功作用的誤導。我認為有礙于社會公眾對氣功的真正了解。特別是現在把氣功說得神乎其神,這樣一種宣傳對青少年危害極大。比如說:練氣功可以升天,可以到法輪世界,至少,可以練成種種神通,等等。對一些少年朋友、青年朋友,由于涉世未深,聽到他們這些荒唐的宣傳,很容易被他們所迷惑,因而做出了一些荒唐的事情,最極端荒唐的事情就是跑到天安門廣場去自焚。 

  自焚,如果說得輕一點,危及生命,重一點就要毀掉她的一生。同學們想想,那個12歲的女孩,母親自焚而死,今后不知靠什么生活下去,她叫她的媽媽,但是,媽媽已不會再來過問她今后的生活了。那個19歲的少女,非常漂亮的一個女孩,又有很好的音樂修養,可以說是前程似錦。這樣自焚一下,即使生命沒有斷送,但以后,心愛的琵琶彈不成了,從事音樂活動前景被葬送了。從這些方面看,大家都是非常痛心的。 

  對年紀大的人,你參與一些愚昧的活動,社會公眾也許會說,你這么大的人了,應該懂得這些道理。但是,對年輕人的愚昧,我覺得我們這些科學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就有點對不起后一代了。我非常贊成現在對“法輪功”的揭露,同時呼吁社會公眾還要關注氣功的夸大宣傳問題。特別是我再重申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會導致疾病。 

  北京市的某精神病院的統計表明,練氣功走火入魔的患者“法輪功”占20%,當然它是最高的,但是,80%是其他各種各樣的氣功造成的,甚至“安全”氣功也走火入魔。什么叫安全氣功?過去,我們的衛生部門推廣過某些氣功,一個是劉貴珍的內養功,他認為氣功有利于人的身體健康,可以做醫療的輔助手段,當時影響很大;另外,衛生部門也推廣過郭林氣功,郭林氣功對治療癌癥可能有所幫助,所以,這兩種氣功就被稱為安全氣功。這兩種氣功就雖然被稱為安全氣功,但精神病院里面也有練這兩種氣功走火入魔的人。所以,“安全”氣功也不見得十分安全。 

  另外,我說得直截了當一點,這兩種氣功的創始人活的壽命都不過60歲,并沒有健康長壽。現在中國人平均壽命已經到了70歲了,所以,對氣功做過分神秘宣傳的人,從這兩位氣功創始人的事例中應該清醒了。當然并不因為這兩位氣功創始人壽命不長,就完全否定這兩位氣功。從這個意義上講,對于氣功,承認氣功有一定的健身作用,我還是同意的。但是,必須看到夸大氣功作用的宣傳,是不能容忍的,也是不能允許的。至少這兩位氣功的創始人并不長壽。我覺得像這樣一些情況也應該向社會、公眾多做一些宣傳,也需要向青少年適當地介紹這些事例、這些案例。 

  “法輪功”更加是一種害人的邪教組織,這種害人的事例大家已經知道很多了,害人致死的已有1600多人,至于各個家庭練“法輪功”造成致傷、致殘,造成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等等這樣的事例恐怕就不是1600個了,而是10倍、20倍這樣的人員。所以,練“法輪功”的確不是一種安全的健身方法。對青少年來說,不但是不安全,還可能帶來更大的副作用,有很大的弊病,并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可以說“法輪功”根本不是什么科學的健身。現在看起來,它的后果極為嚴重。 

  我現在重新呼吁社會關注這個問題,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當然更不贊成青少年去練“法輪功”。我希望我們的教育部門,我們的共青團組織,我們家長同志們,能夠高度重視這樣一個社會問題,不要讓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們的青少年了! 

關于我們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130844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手机pc蛋蛋下载 北京时时开奖网 河南最新481图表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今晚的 本港台现场报码今期资料 福彩15选5杀号秘籍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广东36选7第27期开奖结果 赛车代理 深圳35选七大星彩票走势图 足球半全场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