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pc蛋蛋下载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10

X
您正在瀏覽:首頁 > 推薦粵讀

躲避“末日”的爸媽,你們在哪里?

時間:2019-03-22 來源:廣東省反邪教網 作者:邢曉妍

  我懷著“涅槃重生”的喜悅及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了回家的汽車,憧憬著與家人的團圓。

  經長途跋涉回到家門口,觸目所見的是家門緊閉,緩緩地推開了家門,厚厚的灰塵已鋪滿了家里的每一個角落,空氣中彌漫著摻雜了霉味的“稻谷香”。眼前的家還能稱為“家”嗎?家里的兩個房間竟然塞滿了一袋袋散發著霉味的稻谷、一桶桶花生油,還有2大箱的食用鹽,粗略估算,稻谷大約有10000斤、花生油400斤、食用鹽100斤。看到這一幕,愁帳、失落的心情頓時爬上心頭,內心滿是懊悔和痛恨!懊悔的是當初自己糊涂地跟隨父母去相信邪教“全能神”,痛恨的是“全能神”邪教害得我們家支離破碎,害得我原本善良的父母聽信“全能神”的教唆去“買糧,屯糧,準備度末日饑荒!”

1.jpg

(附圖:一片狼籍)

迷失自我 大學夢破滅

  我叫鄧亞海,今年25歲,江西上饒人,我自小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父親是農民,只有小學文化,母親沒有讀過書,但他們勤勞肯干,家里條件還算過得去。讀初中的時候,父親就經常對我說“阿海,你一定要好好學習,將來考上名牌大學!”這也成為我自小立下的志向。當時,家庭雖然艱苦,但父母并沒有像別的學生家長那樣,孩子初中沒畢業,就要他們輟學,減輕家庭負擔,出去打工賺錢,補貼家用,反而常常對我和弟弟說“就算砸鍋賣鐵都要供我和弟弟上大學。”因為父母親深知學習的重要性,堅信知識能改變命運。我和弟弟也十分爭氣,相繼考上了重點高中。只要努力,我們兄弟倆考上重點大學,完成父親的愿望,實現自己的志向,似乎并不是問題,但是,美好的愿望和志向,都因父母的變化而改變。

  我至今清楚地記得,初中快畢業那一年,父母親不知怎么就迷信上了“全能神”,從此他們便一反常態,不再關心我兄弟倆的學習,還常常說“讀書沒用”,但那時的我,并沒有完全受到他們的影響,并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私立重點高中,在自己的堅持下,父母還是給我繳納了學費,由于學習刻苦,期末考試在班級排第七名,老師同學都對我稱贊有加。后來隨著學習壓力的增大,特別是父母不斷對我灌輸“讀書無用論”,常說“知識是敗壞人的,知識越多敗壞得越深”,我的學習常常受到干擾,學習心態也越來越浮躁,慢慢地就迷戀上網絡游戲,成績便直線下降,雖然勉強讀完高中,但高考成績很不理想,我的大學夢就此破滅了!而比我學習成績更好,更有希望考上重點大學的弟弟,一舉考上了重點高中鄱陽一中,但因受到父母親的影響,他在高二時就迷信了“全能神”,更可惜的是,弟弟高二沒讀完就輟學了,大好前途也就此斷送。

信邪失業 深陷“末日”牢籠

  厄運并沒有因為高考的落榜而結束。2013年6月高考過后,父母開始勸說我“信神”,畢竟接受過學校教育,在我的心里總覺得信“全能神”是種迷信行為,有點自然的排斥,而我剛高中畢業,正是闖蕩社會為未來好日子奮斗的時候,不可以浪費了大好青春年華,于是我便以各種理由婉言拒絕了父母要跟著他們信“全能神”的要求,離開父母外出打工。

  2013年底回家過年,父母在邪教“全能神”的蠱惑下,又再次對我不厭其煩地宣傳“世界末日論”,稱災難會越來越多,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免災避難,才會得福。在他們的一再“苦勸”下,想想“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怎么會害親生的兒子”,我的心理防線開始慢慢松懈,一步一步被“慈愛”誘騙進“全能神”邪教組織,越陷越深,無法自拔,這一騙就是5年。

  剛開始,教會的“弟兄們”只是讓我定期參加聚會,讓我平時多“吃喝神話”,多聽趙維山的“講道交通”,后來他們讓我租房子盡接待本分。起初,我很猶豫,畢竟我只是一名普通工人,找包吃包住的工廠打工就是為了省錢,為今后結婚成家、贍養父母做打算。但“弟兄們”讓我正確看待錢的問題:“盡本分是為自己的歸宿預備善行,只有盡本分才能蒙神稱許,得神庇佑”。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洗腦的深入,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我從“表面順從”到“心甘情愿”,一邊辛苦打工掙錢,一邊租房盡接待本分,只為“得福上天堂”。

  到了2015年6月,我為了追隨“全能神”邪教,毅然辭去了原本在工廠穩定的工作,開始在出租屋全職盡“制作視頻本分”,就是在邪教“全能神”的指揮下,制作邪教的欺騙宣傳視頻,起早摸黑地學教程,拼湊資料為邪教“全能神”做廣告,每月只能領取50元的生活“補助”,在一個巴掌大但五臟俱全的房間一呆就是兩三個月,過著“人不人,鬼不鬼”般的生活。說實話,在房間里呆久了,有時候也想出去散散心或看看電影,但一想到要受到“神”的懲罰,“教會”里的“弟兄”也會說我盡本分不忠心,被他們“修理對付”。在這種恐懼的心理作用下,我始終不敢出去,只能乖乖地做“全能神”的“傀儡”。

迷途知返 呼喚失聯父母

  2015年之后,我逐漸遠離了親人,慢慢地斷絕了跟所有親人、朋友、同學甚至父母的聯系(父母雖然也是信“全能神”,但“全能神”邪教組織里有規定,不準我和他們聯系),整天死心塌地盡本分、聚會交通,看“全能神”的歪理邪說,為“全能神”組織賣命效力。

  正所謂:邪不壓正。2019年初,我在反邪教人士的幫助下,終于認清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質,從邪教的桎梏中掙扎出來。回歸理性的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看父母,希望看到父母早日醒悟,希望一家團聚。但是,當我回到家,看到那么多的稻谷、油鹽,眼前的一切告訴我,父母至今仍然深受“全能神”的毒害和蒙蔽,相信“全能神”在2018年宣傳的“整個世界的災難會越來越大、地震越來越多、瘟疫越來越大,饑荒開始到了”,“弟兄姐妹家里應該趕緊買糧,屯糧,準備度饑荒”的歪理邪說!在這種歪理邪說的蠱惑下,為了所謂“躲災避難,蒙拯救,得福報,進天國”,才會做出“買糧屯糧”的荒唐之舉。

  回到家中后,我苦苦等待了三天,依然不見父母和弟弟回來,家里就我一個人,面對著冰冷的墻壁,無助、孤獨。曾聽長輩說過:只要把家里的燈開亮點,迷路的人就能找到回家的路。到了晚上,我總會把家門口的燈亮著,為爸媽點一盞回家的燈,希望他們能看到家里的燈,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爸,媽,你們在哪?我想告訴你們:我們都被騙了,被“全能神”、趙維山給騙了,我不要這些所謂的“避災糧草”,我現在需要的是你們!我需要的是一個完整的家!爸,媽,你們到底在哪里?




原創說明





關于我們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130844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手机pc蛋蛋下载 微信群牛牛的详细规则 一分时时彩是哪开奖 2019海南中学高中招生计划 体彩p3出号走势图彩吧助手 黑龙江时时前3走势 我要找云南11选5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软件 吉林快三跨度总走势图 网页游戏重庆时时 体育彩票快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