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pc蛋蛋下载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10

X
您正在瀏覽:首頁 > 推薦粵讀

20年的噩夢

時間:2019-04-09 來源:廣東省反邪教網 作者:吳香玲(口述) 張怡(整理)

  2018年1月,在廣東省佛山市某地,“全能神”邪教癡迷者吳香玲回想起自己信邪教的20年,前4年夫妻為此反目成仇,人亡家破;后16年拋家棄子,過的是逃亡生活,泣不成聲。曾經的她滿口謊言,把自己包裝成一個無父無母、依靠乞討為生的孤兒,更是一個雖已年近半百卻仍未結婚生子的孤苦伶仃的可憐人,在她自己編織的謊言中度過了這漫長的歲月,她幾乎忘了自己是誰,忘記了自己曾經也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

  在反邪志愿者的耐心教導下,她終于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誤信邪教,終日沉迷

  我叫吳香玲,1969年出生,小學文化,河南省商丘市人, 1999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一個信“基督教”的人,她告訴我:“只有信主耶穌才能得福、蒙拯救”,我有空就帶著年幼的孩子參加他們的聚會,他們說基督已經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基督,而且是隱秘降臨的,不能讓外邦人(指不信“神”的人)知道,神話書籍就是寶貝,要藏好,后來我才知道我信的是“全能神”。我十分歡喜,把父親也拉了進來,哥哥、姐姐、弟弟卻不信。在這個組織里,我從來不思考,他們說什么我就信什么,很快地,不到半年,我就定真了(“全能神”術語,意思指被“全能神”組織認定為真心信“神”的人),教會里的人都夸我進步快,我也由一個星期一次的聚會,上升為一個星期二次、三次、四次……

不聽夫勸,家破人亡

  一年多以后,丈夫看我常年三天兩頭往外跑,有時又把一幫男男女女帶回家聚會,家不顧、衣不洗、飯不煮,孩子也不管,就天天和我吵,神話里說“不信神的人都是魔鬼”,我根本不聽他的。后來我丈夫先后三次把我的神話書籍給燒了,還把我鎖在家,不準出門,我就更加認定他就是“全能神”所說的魔鬼。

  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丈夫再次把我鎖在家里,勸我不要信“全能神”,安心在家帶孩子,照顧好家庭。因為不能出去聚會,也不能看神話,我不耐煩地隔著房門和他吵,罵他是魔鬼,我們越吵越兇,最后,我丈夫說:“你天天這樣為了‘全能神’和我吵鬧,怎么不去死呢?”,我聽到他居然敢詆毀“全能神”,怒不可遏地回擊:“你先死啊,你死了我才死”……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我聽到門外“咚…”的一聲,我打開門一看,丈夫倒在地上,蜷著身子,口吐白沫,兩只手握著拳頭,渾身發抖。嚇得我趕緊叫醒兩個女兒幫我找鑰匙開門,可是他把鑰匙藏了起來,怎么也找不到,當時我急得一直叫,最后女兒在他的褲腰上找到鑰匙,才打開院子的鎖,找鄰居幫忙打了120救護車送醫院,在去醫院的路上,醫生說我丈夫已經死了,醫院檢查結果:服用了過量的老鼠藥。

拋家棄女,倉惶逃離

  回到家后,家婆、小姑還有其他親戚不停地打我、罵我,口口聲聲說是我謀害親夫,他舅舅拿個磚頭要砸死我,被鄰居攔住了。我哥哥趁著混亂之際,騎著摩托車來搭我跑回娘家,鄉下是石子路,路很窄,摩托車開的飛快,情急之下摩托車突然摔倒,我哥沒帶頭盔,剛好路邊有塊大石頭,我哥一頭撞在石頭上暈了過去……鄉下消息傳的很快,聽說婆家人報了警,說我是殺人犯,要警察來抓我,我一方面害怕被抓,另一方面想到“全能神”說:“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順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毀滅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還哪有父母,哪有兒女,哪有夫妻關系,這些肉體關系都因著信與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斷絕了!”……于是我立定心志要徹底撇棄家庭,干脆拋下當時年僅10歲、7歲的兩個女兒,也顧不上打聽哥哥去醫院后的情況,就倉惶逃離了老家。

全心奉獻,人財兩空

  漫無目的地來到廣東,好不容易在深圳的一家洗車行找到工作,包吃包住,一個月500塊錢。這時,“全能神”組織里的姊妹告訴我,說“全能神”馬上要懲罰人類了,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要趕緊預備善行,沒有善行的就不能蒙拯救生存下來,會落入災難之中……,我聽到后很害怕,就堅持把我每個月發的工資全部奉獻了。一年多以后,他們又讓我“盡本分”(指為“全能神”組織奉獻錢財、人力甚至一切),安排我去河源傳福音、往惠州送條等等……

  這一走就是16年,16年來我一直用假名字生活,我從不敢對任何人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害怕別人知道我的情況,晚上經常做噩夢,夢到自己被當成殺人犯抓回去。16年來我躲躲藏藏,過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逢年過節雖然很想家、想親人,卻沒有回過一次家,沒打過一個電話,有次想到年邁的父母,鼓起勇氣寄了3000塊錢給河南的“姊妹”,請她們幫忙轉交給父親,卻被告知:“你信神這么多年,情怎么還那么重?干脆把這錢奉獻給神吧,神會保守你父親的!”,被“點醒”后,我同意把這本來寄給父母的3000塊錢又拿去奉獻了。之后,我全身心為“全能神”效力,為了多預備善行、不被大災難淘汰,身上只要有錢,就拿去奉獻,16年了,我現在身上只剩下這8000多塊錢,信神20年,只落得人亡家破,一無所有啊……

一朝夢醒,重返光明

  在反邪教志愿者的鼓勵之下,前幾天我打電話回家才知道,母親在我離家后不久就去世了,父親中風癱瘓在床,不能繼續為“全能神”“盡本分”,沒有利用價值的他早被“全能神”組織開除了,現在被送到商丘市的養老院生活,哥哥從摩托車上摔下來,頭腦時常不清醒,只能做最簡單的勞動來養活自己,這就是我信“全能神”20年的“福報”!

  我兩個女兒已經失去了爸爸,她們那么小我就把她們丟在家里,沒有父母的養育和陪伴,還要承受我這個“殺夫”母親帶給她們的沉重心理陰影,我實在太自私、太沒有人性了!

  現在我終于明白了“全能神”是邪教,放下我這20年心頭的一塊大石頭。今天我終于可以回家過年了,我終于能夠與親人團聚了,這是我這么多年來在夢里才有的生活!我以后要好好彌補我的女兒,照顧我的老父親。

  來接吳香玲回家過年的弟弟吳長軍動情地說:“你們挽救的不光是我姐,還有我們這個大家庭,是你們讓我們這個大家庭團圓了,如果不是你們,我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再見到我姐,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現在的心情,謝謝你們!謝謝!”




原創說明

關于我們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1308448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手机pc蛋蛋下载 新加坡六会彩开奖结果查询 中彩吧2020e计划团队 北京28全天单期计划 腾龙时时彩手机版下载 2014年最新时时彩 22选5彩票开奖查询 福建福利彩票双色球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飞鱼加速器官网 赛車pk10中奖奖金